English 专家网站 科普网站
【医者】北京西山八大处33号 故事依旧
更新日期:2020-01-06 浏览次数:8514

北京西山八大处33号 故事依旧

 

来源:BTV《医者》栏目    2019.12.7

 

视频浏览网址:https://m.btime.com/item/router?gid=85tdmi67ai1702f4ne55q1pobj8&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北京西山八大处33号,是中国整形外科的发源地。曾经遭遇生活重创的患者,在这里,渴望着全新的未来,而我们普通人,也许对这些不幸,闻所未闻。院长祁佐良,对我们讲述了这些发生在整形外科医院的故事。

 

  【医者】祁佐良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院长

  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前主任委员、中国康复医学会理事、中国康复医学会修复重建外科专业委员会前主任委员、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会长、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整形美容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华整形外科杂志》总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创造了吻合多神经血管蒂的腹内斜肌瓣游离移植动力性修复陈旧性面瘫的手术方法,在多次国际整形外科学术交流中受到国内外专家的重视和好评。在面瘫治疗、颅面畸形治疗及三维模拟技术的应用方面做出重要的贡献。在国内外专业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180余篇,SCI收录论文40余篇。作为主编、副主编、编委和作者发表著作20余本。目前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首特重点课题,北京自然基金课题,北京协和医学院创新团队课题等多项课题。

 

第一个故事 微笑女孩晨曦

 

  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晨曦。就像她的笑容,可以直接洒进人的心底。喜欢看动画片,喜欢穿公主裙,喜欢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唯独不喜欢每年一次的“入院检修”。

  晨曦患有apert综合征,一种罕见的会阻止骨头正常发育的先天性疾病,平均每6.5万名儿童中就有一名可能患病。头颅畸形、面部塌陷、眼球突出、手指脚趾全黏在一起、甚至心脏也有异常。

 

 

  为了让晨曦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成长,父母带着女儿一步一步开始了手术改造计划,大自然没有完成的,就用医学技术来弥补。心脏要修补,面部要截骨前移才能改善呼吸,手指和脚趾要做分离术才能正常的走路拿东西。

 

第二个故事 象腿男孩的往后余生

 

  他叫中秋,寓意团圆、美好,但是命运似乎和中秋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初中时,中秋的脚趾突然奇痒无比,可即便把皮肤都抓破挠烂,仍旧无济于事。渐渐的,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中秋的脚趾开始肿胀,范围不断延伸到左腿,又到右腿,半年时间,他的双腿就像吹气球,“膨胀”到象腿一般,会阴部位也肿起一座“小山”。

 

 

  而这一切的元凶,竟是一只蚊子。中秋一岁时,曾被蚊虫叮咬感染寄生虫,寄生虫钻入他的淋巴管寄生,之后不断繁衍,彻底将淋巴管堵死,淋巴回流不畅,淋巴液渗到皮下,刺激组织增长。因为这双“象腿”,中秋自卑自闭,几次轻生渴望解脱。

 

第三个故事 如果22年前没有跌入那团火

 

  “我希望有一天拥有特殊能力,把我变成正常人”。22年前,黄新4岁时,和妹妹游戏不慎栽进熊熊燃烧的火盆中,造成严重烧伤,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失去的,是常人的形态。他的右胳膊严重萎缩,下巴和胸部紧紧黏连在一起,下颌、脊柱完全变形50%皮肤惨遭损毁。

 

 

  因为下颌变形,嘴巴无法闭合,黄新进食都异常困难,睡觉也只能侧卧,22年来从未平躺。再加上脊椎严重变形,气道被挤压成U字型,黄新的肺功能也只有常人的30%,这一切都意味着再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他可能随时窒息而死。

 

第四个故事 尿道下裂

 

  张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正常的男人。

 

 

  十几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张天尿道损伤。此后,他没有办法站立排尿,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他昼伏夜出,躲避人群、远离公共场合,甚至强迫自己少喝水,不喝水,这样的日子过了很多年,张天,始终没有勇气踏进医院。

 

第五个故事 同一张手术台上,医者也是患者

 

  68岁的刘芳(化名),她的鼻翼上长了一个小疙瘩。在小疙瘩的下面,是一个深入鼻子内部的恶性肿瘤。

  基底细胞癌多见于老年人,开始是一个皮肤色到暗褐色的小结节,随着病情进展会逐渐增大,并从中央开始破溃、坏死,并向深部组织扩展蔓延。而切除基底细胞癌就意味着,刘芳要损失近一半的鼻子,包括一侧的鼻孔。

 

 

  祁佐良是刘芳的医者,在帮助刘芳切除恶性肿瘤的同时,重塑一个鼻子。但此刻躺在手术台上的刘芳不会知道,10年前,祁佐良和她一样也躺在手术床上,因为他同样也是一名基底细胞癌患者。

 

第六个故事 整形外科医院的故事

 

  26个科室,年门诊量近20万,年总手术量7万余台,器官缺失、肢体畸形、体表肿瘤、先天性面部畸形、尿道下裂的患者,这里,是他们的容身之地。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成立62年,2017年9月第一次动工扩建,医疗用房面积扩大三倍,扩建了科研教学楼和动物实验楼,为了使更多患者获益,祁佐良坚持把科研发展放在首位。

 

 

  “社会对于整形外科这个专业的认识很模糊,可能更多的人认为就是做美容的。其实一些先天性体表出生缺陷,后天创伤导致的体表结构不良和畸形,也包括体表肿瘤切除后的修复,这些才是整形外科的基本工作。再比如多发颅缝早闭的患儿,一般要在一岁进行手术,来解决颅腔问题,避免很早闭合限制脑发育,造成严重智力障碍后果。所以这个手术整形外科的大夫要给孩子的颅腔进行松解,风险很大,技术含量也很高。”

 

 

  “车祸,尤其是前排,严重的冲撞会导致头部多发性骨折,颅脑损伤。以前我治疗的一个病人,一个人少掉半个头,连颅骨加上脑组织都没有了,眼眶带眼球全部摘除。幸运的是,他的生命被挽救回来了,但严重的功能障碍加上形态的异常,他本人非常需要整形外科医生的帮助,恢复颅骨,做框再造,同时安装义眼。否则他永远也无法面对社会,面对自己,会伴有严重的心理障碍。”

 

 

  “作为一个整形外科的医生,我们有很多治疗手段,确确实实能够给人家创造一个可以改变一生的机会,我选择了整形外科,成为一个整形外科的医生,这一生还是很幸运,为那么多的病人去做治疗,给他们创造了自信,我觉得这是很荣耀的一件事情。”